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白衣为甲 > 第075章

第075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徐公道添加上了顾凌的微信,他见到顾凌的头像的时候,忍不出笑了出来。
  
  顾凌的头像竟然是小猪佩奇!
  
  “没想到你喜欢这个。”徐公道笑道。
  
  这简直和顾凌那有些高冷的气质,一点都不符合。
  
  顾凌冷哼一声:“不可爱吗?”
  
  徐公道微微怔住,想了想道:“很可爱。”
  
  很快门口大巴车的司机师傅就来了,徐公道将顾凌送到了门口。
  
  徐公道看着顾凌上了车。
  
  顾凌上车后向徐公道发了条微信消息:“很开心遇到你。”
  
  徐公道看着消息笑了笑,回道:“我也很开心遇到你。”
  
  对于徐公道来说,顾凌的意义有些不一样,徐公道除了想和顾凌做朋友,其实还有一个目的,他想尝试着去改变基层医院在顾凌脑海里的印象。
  
  送别了顾凌,徐公道在医院门口只停留了几十秒就转身回了急诊留观病房。
  
  当他回到急诊留观病房,他一踏入大门,发现赵深冬正幽怨地看着自己。
  
  “院长,辛苦辛苦。”徐公道假装没看见赵深冬的眼神,径直走过了他的身旁。
  
  徐公道走到了冯双梅的病床前,他小心地拿出了听诊器,仔细地听诊病人的身体。
  
  “心肺无殊。”徐公道检查完毕说道。
  
  他收起了自己的听诊器,抬起冯双梅的双下肢,又检查了下肢肌力。
  
  冯双梅的哮鸣音在雾化治疗后,明显好转了许多,肌力也稍有好转。
  
  徐公道很满意地笑了。
  
  冯双梅睁开眼睛,看见徐公道的那一刻,感动的泪花都出来了:“徐医生,我现在好多了。”
  
  冯双梅无比的感激徐公道,‘高钾血症’发作的时候,她全身抽搐无力,就像马上要去地狱一样。
  
  此刻重获新生,她直接把徐公道当成了活菩萨一般。
  
  徐公道花了一些时间简单地给冯双梅做了全身肌力的查体,他发现冯双梅上肢的肌力恢复了不少,也没之前这么明显抖动的状态了。
  
  “这都是我们医生该做的。”徐公道说道。
  
  说完后,他口头医嘱调整了下剂量,白晴按照徐公道的口头医嘱,去治疗室开始重新配药。
  
  “过两个小时再测一次电解质。”徐公道交代白晴道。
  
  “时间这么短,血钾会有变化吗?”赵深冬坐不住了,从病床边上的椅子站了起来问道。
  
  徐公道惊讶地看着赵深冬:“莫非您有其他指示?”
  
  赵深冬是医学本科毕业的,虽然十几年没干临床了,但是基本的医学常识还是有的。
  
  所以赵深冬很清楚知道血钾在用药多久后会恢复正常。
  
  赵深冬看向冯双梅道:“指示倒是没有,就是有些疑惑,以前内科医生都是隔半天左右再测。”
  
  “我怕出事。”徐公道回答道。
  
  说完,徐公道看向赵深冬,然后缓缓解释道:“是不能恢复正常,但是能看一个趋势变化,我晚上不值班,我不放心,所以再抽一个。”
  
  赵深冬“嗯”了一声,夸赞道:“这就是临床经验吧。”
  
  徐公道不好意思地笑了。
  
  确实,这就是临床经验。
  
  书上的东西是死的,要变通,要根据实况去变化。
  
  有时候不一定要看结果可以就看个趋势。
  
  赵深冬拉着徐公道走到了一旁:“下次我让你培训下其他内科医生,你也要这么教他们,要会观察趋势,这个血一定要查的勤快。”
  
  徐公道翻了白眼道:“你是想赚钱了吧。”
  
  抽一个血的钱要几十块钱,要是每个病人都多抽几次,那利润是瞬间提升了!
  
  徐公道叹息道:“没达到指征就抽,你良心不痛吗?”
  
  赵深冬一脸严肃,低声道:“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?我是这个意思吗?我意思是像冯双梅这样的病人要查的勤快点。”
  
  徐公道迷惑地看着赵深冬。
  
  为什么他说的话,徐公道听着觉得有些虚假呢?
  
  徐公道答应了下来。
  
  医生就有医生的职业操守,为了利润而乱开检查的事情,徐公道是绝对不会做的!
  
  除非真的遇到像冯双梅这样的病人,病情危重,然后需要定时去快速复查血的。
  
  徐公道在读研究生期间遇到过那种感染科里的复杂感染病人,感染程度很重,就需要随时监测CRP和各个炎症指标,像这种去定期抽血就非要有必要。
  
  赵深冬伸了个懒腰,站得笔直。
  
  “真累,折腾一天了。”赵深冬说道。
  
  他脸上原本委屈巴巴的样子也荡然无存,看着冯双梅一切稳定,赵深冬也十分喜悦。
  
  “我要回去躺一下了,不需要我看门了,我就走了。”赵深冬调侃道。
  
  徐公道微微仰起头,看着满脸疲惫的赵深冬,他拱手抱拳道:“这次多亏院长大人亲自御驾亲征了。”
  
  赵深冬笑了笑就离开了急诊。
  
  他可不觉得自己是“御驾亲征”,倒是像个门神一样,与柯荣祥都为了急诊病房守了半天。
  
  赵深冬摇摇头,轻声道:“现在的年轻人啊,就会讲好听话。”
  
  徐公道看着赵深冬离去的背影,还不忘狗腿地般道:“是是是,领导教导的是,一定虚心改进!”
  
  赵深冬走到了门口,转过头白了一眼徐公道,然后又继续笑着向前走去。
  
  徐公道看着病房里只剩下了自己和白晴,他开始呆在病房里和白晴给冯双梅处理了后续。
  
  冯双梅的儿子也赶了回来,在病房里看见母亲躺在病床上的时候,追问着徐公道冯双梅的病情,徐公道解释了一会,冯双梅的儿子就也哭了起来。
  
  徐公道发现这娘俩都爱哭。
  
  到了下班,徐公道和交班医生交接了冯双梅的病情后,他最后看了眼生命体征,确认稳定,然后看了眼急查的电解质结果。
  
  血钾4.2,已经恢复正常了。
  
  接近下班的时候,值班的医生和护士来了急诊留观病房和徐公道交接。
  
  徐公道看着来人,惊喜道:“大梁哥!”
  
  梁剑锋瞥了瞥嘴道:“公道啊,听说你又收了个病人?不会晚上要抢救吧。”
  
  徐公道将冯双梅的情况告诉了梁剑锋,梁剑锋原本有些紧张的神情才稍微松懈了下。
  
  “那就好,处理完了就好,那我就观察观察。”梁剑锋道。
  
  徐公道和白晴告别了梁剑锋,一起离开了病房。
  
  两人走在门诊外的走廊上,白晴忽然看向徐公道。
  
  徐公道注意到白晴的眼神,他停下了脚步:“怎么了?”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