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百妖谱(2) > 第五十八章孰湖 9

第五十八章孰湖 9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孰湖(9)
  
  很快,它身上的皮肤开始一寸寸地干裂。
  
  “还有话要我带给你哥哥么?”桃夭平静地问,“或者我叫它上来。”
  
  “不用了。”它的声音越来越小,“你治了我的病,我却做不成你的药。你吃亏了。”
  
  桃夭笑笑,眼见着它的身体一点点化去,成了银白的灰,带着细碎的光点,飘出了窗外,在寒冷漆黑的夜空里散成一阵无声无息的风。
  
  死去的孰湖,都会化作一阵风,拂过奔波一生的人间,听说如果撞到谁的脸上,会是一种被吻了的感觉。
  
  活着时做不到的事,起码告别时可以。
  
  地上,躺着红色的内丹,以及黑色的石头。
  
  直到现在,桃夭的铃铛依然缄默。
  
  它没有把内丹吞下去,而是把它包好,小心
  
  地放到脖子上的锦囊里。
  
  然后,它毫不犹豫地把阴傀石叼起来,扔到了背上。
  
  从头到尾,它都没有表现出任何激烈的情绪。
  
  “谢了。”它走到桃夭面前,朝她低头致谢。
  
  “准备出发了?”桃夭问。
  
  “嗯。”它点头,“趁阴傀石的力量暂时消失,我尽快带它回万竭山。”
  
  “为何不吞掉内丹?”桃夭看着它脖子上的锦囊,“这样你飞起来也不会那么吃力。”
  
  它摇头,笑笑:“那是我的弟弟,怎么能吞掉?!放心,你给我吃的药可能比内丹更有效,我现在浑身都是劲儿呢。”
  
  桃夭点点头:“好吧,一路顺风。”
  
  “你努力啊,别飞着飞着掉下来了!”柳公
  
  子皱眉道。
  
  “阿弥陀佛,孰湖施主路上一定要小心!”磨牙有点莫名的难过,抱着滚滚同它挥手。
  
  什么都可以说,就是不能说再见,因为大家都知道可能不会再见面了。
  
  封住冲宵塔的符,被柳公子找到毁了,四个木头雕的小人,身上刻满咒语,就摆在佛像之后。
  
  它站在塔顶的围栏前,正要出发,却被桃夭叫住。
  
  她伸出左手:“虽然我治的不是你,但顺便也替你疗了伤,且烧纸给我的是你,所以你依然得照我的规矩来,戳章!”
  
  “哦,好。”它抬起前爪,往她手掌里拍了一下。
  
  桃夭收回手:“那就这么说定了,既做了我的药,那么可别在我使用你之前死掉。我知道你们孰湖不用吃东西,就算在万竭山那么恶劣的环境里也不
  
  会饿死。没准我哪天有空时,会去那破地方检查你是不是还活着。”
  
  它笑道:“好的,桃夭大人。”
  
  说罢,它深吸了一口气,都没有再回头看他们一眼,便果断展开双翼,迎风而起,一路往北。
  
  这应该是它此生驮过的、最重的东西了。
  
  遥远的万竭山,不知能否善待这只即将去定居的妖怪。
  
  还能说什么呢,好像也没有什么想说的,只是,如果让她来列一份排名,这个家伙一定不会是最后一位。
  
  已经是一只很厉害的妖怪了,只是它从来不知道。
  
  他们几个一直站在那儿,望着它飞走的方向,直到什么都看不到了,还在看。
  
  “你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,莫非你想找机会去万竭山把它带回来?你只是个大夫,这件事你可
  
  能做不到。”
  
  “做不做得到我不知道,但起码它得活着,才有离开的机会。”
  
  “桃夭,你的药少了好多你都不心疼,没想到你对这两只妖怪这么大方。阿弥陀佛!我对你的看法有改观了!”
  
  “我不心疼?我疼得都想从这里跳下去了!那么多药,得花多少心血才能制成啊!哎呀,心都碎了,碎了…”
  
  夜空里,回荡着桃夭的号哭声。
  
  没多久,昏睡在塔下的大小妖物们逐一醒来,没了阴傀石的气味,个个如梦初醒,一哄而散。黎明前的天空里顿时塞满了各种各样的颜色与光华,如果普通人类能看到这一幕,并且不知道这是跑路的妖物的话,一定会庆幸自己见到了一场从未见过的比璀璨星河还要美的景色。
  
  塔门之外,眼见着桃夭一行大摇大摆地走出
  
  来,女子重重地叹了口气,对司狂澜道:“损毁符咒、私纵妖物…你们这样,我们很为难啊。”
  
  司狂澜笑笑:“司府仍在清梦河,若有什么账目要清算,恭候大驾。”说罢转身离开。
  
  “告辞。”苗管家微一颔首,立刻随司狂澜而去。
  
  另一边,司静渊只顾拽着桃夭问长问短,走出好几步了才想起回头跟女子挥手:“先走了啊,有空来玩哦!”
  
  女子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,嘴角扬起一丝善恶难辨的笑意。
  
  远远地,传来几声鸡啼,重归平静的冲宵塔,轮廓在渐明的天色里渐渐清晰。
  
  “孰湖真走了?去那什么万竭山了?”
  
  “不然呢?大少爷你去送石头么?”
  
  “这事就这么完了?”
  
  “杀人已偿命,怪石也物归原处,皆大欢喜
  
  。”
  
  “可是…它去了就不能再回来了吧?”
  
  “你可以去陪它呀。”
  
  “你这丫头怎的一点同情心都没有!”
  
  “哦。那就没有吧。”
  
  清晨的街道上,一行人不紧不慢地往司府的方向而去。
  
  桃夭扯住司静渊:“你还没告诉我,那女子是什么来历!”
  
  “这个嘛…”司静渊看了看前头司狂澜的背影,想说又有所顾忌,话锋一转,“你不也没告诉我你的来历嘛!”
  
  “我说了我是大夫啊!”
  
  “哪里来的大夫?老家何处?父母尚在?年方几何?为何被妖怪称桃夭大人?你哪个问题回答过我了!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