绿色优学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页

第五十章 希望

加入书签 | 热门评论 | 问题反馈 | 内容报错
傅里叶一开始还不明白鑢七实在说什么,但女人用火热的眼神看着他的胸口,充满欲望,他顿时明白发生了什么。
  “不可能的,绝不允许。”傅里叶后退了一步,“封印必须被确保,你休想打开它!”
  “如果平常的话我没有什么机会,但别忘了,这已经不是夜莺最初被捕获的时候了。在过去,在灭世的征兆面前,魔女和她的朋友们能够集结起来,共同将魔王捕获,以精巧的牢笼束缚她。
  多么可笑,那牢笼源源不断抽取着‘幻想’的力量,并将‘幻想’转化为‘现实’,反过来束缚住了‘幻想’,也就意味着虚轴上的魔王在偏向实轴的世界,被自己的力量束缚着。”
  鑢七实做出一个拉扯的动作,傅里叶手中的晶刃被丝线拉扯、绞碎,赤红的残骸滚落到地上。两秒之后,从傅里叶仍然握着的剑柄处,新的双螺旋结构生发,又被红色的材料包裹,青年的武器恢复如初。
  “一条代表恩赐,一条代表诅咒,你一定是那么看待你手中的武器吧,无论被损坏多少次它都会恢复如初,并附带着一些小小的惊喜。七根晶刃,七种束缚,它们是拘束魔王的封印里最直观、最浅显的一层,再下面是魔女和她的好朋友的层层封印,只要核心不灭,这些表象总能再生。”
  傅里叶皱着眉头说: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  “已经不一样了,局势已经和魔王当初被捕获的时候不一样了,时光流逝,次元魔女足不出户被禁锢在自己的狭小地盘里,她的朋友们老死,被敌人杀死,或者因为种种原因逃离了这个世界。
  当初,封印只是为了拖延时间,拖延到她们有时间解决魔王,在此之前,傅里叶你就是魔王的看守者,孤独的英雄。但用不了多久,等到她们找到了方法,就能让你从看守者中的命运解脱出来,重新找回自己身为人类的幸福。”
  螳螂小姐轻轻叹息道:“站在物质世界顶点的王权者们一样会生老病死,大概让你推测站在精神世界顶点的魔王们也会以如此规律更替,魔王所代表的概念虽然无法消灭,但魔王本人却可以被驱逐,从而守护了世界的宁静。
  然而不一样的,七个魔王从诞生开始就不曾更替,虚轴的世界尽是智慧生灵的妄想所凝结的。从古到今,人们的欲望只在形式上进行更替,它的内核有任何改变吗?
  拿你最喜欢的文学来说,希腊的悲喜剧在ghs,骑士小说们在ghs,之后接替它们位置的古典主义小说和哥特式小说在ghs,到了19世纪文学空前繁荣的时候仍然在ghs,到了20世纪,人们ghs的水平已经超越了历史上的前辈们,开始向哲学的领域进军,21世纪人们虽然ghs不如前辈们,但在几千年的历史里,ghs一直不曾从文学里断绝过。
  我知道,你想说每本文学都是ghs但文学无论是记录现实还是描述幻想,现实中的人流露的欲念被记录下来,作家本人的欲念在幻想中体现出来:比如有人喜欢海豚,在任何时机,他就会自然而然的把海豚描写出来,让它扮演一个过客。
  这不肮脏也不低贱,它有市场有受众就说明,至少在社会里,在人的精神里它是客观存在并必不可少的。其他的诸如金钱、权力等等和肉欲有着类似的地位。
  你能杀死文学吗?你能杀死ghs吗?你能杀死人们与生俱来的欲望吗?”
  鑢七实竖起一根手指:“除非灭绝所有的智慧生命,否则你永远无法打倒自幻想中诞生的魔王。”
  傅里叶露出难过的表情,鑢七实以为青年是为了不愿面对的真相,而傅里叶则是直面了侑子小姐的问题。在触碰有关魔王的要素时,侑子小姐身上的时间便有可能重新恢复流动,她本就是将死之人,时间开始流动之后便会成为逝去之人。
  所以壹原侑子曾经谈过一个方法:在必要的时候,将魔王转移到她的体内并让她的时间恢复流动,她死去的同时,魔王也将被排斥到世界之外,虽然没有解决她,但这些年工具人解决的每一起委托,都是在世界铺开新的防火墙,夜莺没有那么容易再次侵入。
  傅里叶明白这仍然是权宜之计,但他找不到侑子小姐更好的办法,他的使命只是容纳并看守夜莺而已。
  “哪怕一辈子也没关系,”他对鑢七实说,“如果这是我这份责任的期限,我会忍受它。这个世界总需要人为了公义做出牺牲,我在呼吁的同时偶尔在想,为什么这个人不能是我?”
  “你已经被你的老师和次元魔女洗脑了,你的价值观正如你的人生一样被她们玩弄,扭曲,变成了非人的模样。”
  “她们是有资格的,我尊敬她们的牺牲,并选择了同样的路而已。”
  鑢七实用怜悯的眼神看着傅里叶,傅里叶也回以坚定的眼神,仿佛一个殉道徒。螳螂小姐知道,说服这样坚定的傻瓜是件为难人的差事,取而代之,她准备让傅里叶强行屈服。
  尽管如此,她仍然打算给傅里叶一个机会。
  “但未必需要你接替她们的牺牲,我们或许可以一劳永逸的解决它。”鑢七实指了指地面的魔法阵,“这是一个召唤魔法阵,将它关键的属性逆转,就能把它变成一个遣返的魔法阵。没错,我将要用它驱逐你身上的魔王,把你从重任中解脱出来。”
  “你不是为了利用这股力量塑造新身体吗?”
  “我曾经那么想,但我可是很善变的。”鑢七实摸着自己的小腹,“但有些事改变了我的想法,让我决定换一种方式利用力量。”
  看着女人突兀的浮现某种柔和的、母性的笑容,傅里叶骤然间想到了一种可能性。不不不,这种小概率事件发生的可能性太低了,对方又是七实小姐,怎么可能发生那种事。
  然而,像是要击碎傅里叶的幻想,鑢七实抬起头来说:“你以前不是说,想让我帮你生个孩子吗?恭喜你傅里叶,你如愿以偿了,我怀孕了。”
上一章
目录
下一页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
×

添加章鱼小说APP到桌面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选择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添加章鱼小说APP到收藏夹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点击“收藏网址”